当前位置: 首页 > 学员动态 > 正文

【学员佳作】陶陶:如何让别人觉得你是真的爱看书?

时间:2022-04-25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去各地书店打卡变成了一件很洋气,很值得发朋友圈的事儿。打开某宝,有着逆天长腿的网红店主们,在书店不经意地闲逛、阅读、喝咖啡……一副岁月静好,人书合一的美好景象。但作为观赏者的我们,并不会想知道,网红们在拍照时读的哪本书,我们只想知道衣服的购买链接在哪儿。所以,书在此类语境下的作用,只是道具。

书还有更深一层的无形价值。“我喜欢看书”是一副性价比极高的社交筹码。在人与人交往的初始阶段,“我喜欢看书”并不会那么快地被验明真伪。它可以是通往交流口的快速通道,也可以是打入圈子的敲门砖,还可以是异性相吸的催化剂。在某大型相亲节目的女嘉宾里,十个有八个都“爱看书”。毕竟,“爱看书”就代表“有文化”,谁不喜欢另一半有文化、有内涵呢?

好了,关于书的俏皮话,是说不下去了,感觉就像在开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的玩笑。在某种程度上,书就是老师,一本书(一位老师)可以同时拥有不计其数的学生,并且有多少个学生,就有多少种认知。试问:在传道授业解惑上,这世上还有哪一种载体能比书更强大?

有的人说,看书是需要环境的。周围的人都不看书,自己也想不起来看;还有的人说,看书见效慢,时间成本又高,着实划不来。我倒是可以理解“看书见效慢”的观点。毕竟,有相当一部分人并不爱书,只想利用书:利用书中的信息,丰富自己的知识储备,以便提升自己在某一方面的技能。

这种功利性阅读人群,并无过错,只是会很容易患得患失。打个比方,你出于某种目的娶了某位姑娘,可是你对她并没有真感情。在一起后,当这位姑娘无法达到你娶她时的目的时,你就会嫌弃她,厌烦她。如此一来,想要与对方建立长期稳定的良好关系,是非常困难的。

当然了,你大可以不把书当成姑娘,而是当成可以和你称兄道弟、并肩作战的好哥们儿。

有很多文化名家在著作中都写过关于如何看书。大多数名家的建议都是“广撒网”,就是什么书都看,逮到什么看什么,最后再决定自己喜欢看什么,需要看什么。

以下有一段个人经历,不妨拿出来与大家分享。

我小时候是在外公外婆家长大的。外公是一名出版工作者,所以家里最多的便是书。那时外公的书房,墙上密密麻麻布满了书。什么样的书都有,教辅工具书类、成套的名著类、哲学文艺类等等。那时候外公就经常跟我说:“你没事儿的时候翻翻辞海、新华字典啊!”(现在仍经常让我翻新华字典)。可是,很惭愧地,我从外公书架上取下来,并看完的唯一一本书叫《故事大王》。

不得不说,整个小学时期是我人生阅读量的高峰期。我看书快,性子急,拿到一本新书,一个晚上便能看完。看完就扔一边,再去买下一本。只是,我从来不从外公的书架上取书来看,因为外公的书架上,没有青春小说。

那时候,每天一快到放学时间,我就抓心挠肺地在座位上坐不住。一放学,我就往家冲,先在家门口买一碗牛肉炒面,捧回家,拿到自己房间,左手翻书,右手吃炒面。

以书上的油点子为证,我至今都想不出还有比这更美的事儿了。

不过,我爱看并只看青春小说这事儿,外公一开始并没有很支持。一是觉得青春小说没有教育意义,又不是新华字典;二是觉得青春小说少儿不宜,是大孩子看的书,不适合小学生。不过后来外公看我中毒太深,便也妥协了:算了,毕竟是书,想看就看吧,总比玩游戏强。

长大后我才明白,我确实被那些年读过的青春小说骗了。

客观地说,我是一个从小就有阅读习惯的人。只是我看的都是些“闲书”、“没用的书”,是个假“知识分子”。那时候家长也没发现,我因为爱看书,在同龄人里表现出了什么过人之处,只发现了我跟大人顶嘴时,语言精准,思路清晰,步步为营。

回到今时今日,我依然没有因为从小爱看书而成为一名社会栋梁之才。只是,看书于我,是一件特别“顺便”的事儿,亲切又自然。我还是爱看闲书,抓到什么看什么。这本书名字起得好,我会看;这本书封面设计得好,我会看;以这本书为原著的电影好看,我也会去看。

“广撒网”是做到了,可我也“挑食”。跟自己合不来的书,翻两页就不看了,再也不会去翻第二次。家里的书,要么是崭新的,要么封皮都快掉了。本来嘛,看书阅读就应该是一件自我、私密的事儿。因为你在与书的相处过程中,所构建出来的意识空间,实际上是在与你自己相处、沟通、和解。

就个人而言,我是绝对不会正襟危坐地坐在书桌前看书,太浪费体力;更不会先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的,再专门跑到书店看书,还得搭上一杯又贵又难喝的热饮。

我看书,必须躺着看。因为这样才会什么都不耽误,人也是最放松的。为了看书而看书,扯着头发硬看,对你不公平,对书更不公平。

话说回来,我并不是建议每个人都应该躺着看书。找到自己最舒服的看书状态,才是最重要的。我颈椎不好,人也比较懒,我甚至还特意在网上找过,有没有一种可以安装在天花板上,把书从天花板上吊下来并固定住的装置。这样手就不用举着,直接躺着翻书就好。

如果这一天可以成真,那么这将成为我继炒面就书之后,人生第二个高光时刻。

都知道国人平均阅读时间短,大部分人不是因为不想而是因为没时间。其实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,说简单也简单:把看手机的碎片时间改成看书即可。伦敦地铁里有三分之二的乘客选择看书,而不是看手机,那还不是因为他们地铁里没信号嘛。

所以,只是看个书而已,随时随地,想看就看。

本文转载自:

作者简介

       

陶陶

威斯尼斯人0907官方网站2022级春季班刑法学专业学员

哈尔滨师范大学英语文学学士,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教育学硕士&应用语言学双硕士,英国考文垂大学国际时尚工商管理硕士。

曾任人民出版社数字出版部视听总监;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交流处全英文硕士项目主管;英国X-TERRACE时尚平台亚太地区市场总监;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语言中心英文教员。现为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。